深度
经济学家怎么看刘慈欣的《赡养人类》?
2016-11-14 11:28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李俊慧

刘慈欣(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普通人都能对身边的经济现象有所认识,于是对经济学不是全然一无所知,然而又往往只是一知半解,却因此而自以为全懂。大刘的小说《赡养人类》中展现出来的观念正是如此。

  在展开评论之前,为免“大刘”粉丝的误解,要先澄清一下:我对刘慈欣的科幻小说的评价是他的短篇小说其实比长篇小说更好。这一点,我发表在《南方周末》“2015年我的书单”上列的第一本书就是大刘的《镜子》可作证明。也就是说,我这篇评论并不针对大刘,而只是就事论事地针对《赡养人类》这一篇小说。

  《赡养人类》在大刘的短篇小说里应该算是蛮有名气的,因为悬念感强,但更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它很好地“迎合”了一般人的仇富情绪。以思想而论,其实它不过是“私有制、资本主义是造成贫富悬殊的根源”观点的翻版,要是写成议论文,大概只会泯然于一大堆左愤言论之中,大刘将之写成科幻小说,却因其想象力之奇幻,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小说梗概

  这篇小说以一个职业杀手“滑膛”的经历为主线。地球上的富人们突然向穷人大肆派钱,另一面却又雇用“滑膛”去杀害某些穷人。随着剧情发展,悬念逐步解开。原来外星人要占领地球,以澳大利亚为圈养人类的“保留地”(这个情节后来在《三体》里再次出现),而外星人给予每个人类都一样的“赡养”标准——是他们调查到的地球上能活着的最穷者的“最低生活标准”。富人为此拼命把钱分发给穷人,以图提高“最低生活标准”。但个别穷人“宁穷不屈”,不肯拿他们的钱,于是他们要雇用杀手把这些“死硬分子”杀掉。

  但外星人为什么会制定如此古怪的赡养标准呢?原来他们来自一个彻底推行私有制、严格保护私有产权的文明(“第一地球”),结果贫富不断分化,财富越来越集中到少数人手上,最终整个地球都被一人(“终产者”)独占。那里连空气的使用量也被机器(“执法单元”)精确量度,严格收费。其他人的财富渐渐耗尽在购买空气上,为了减少消耗空气而不外出工作,就更加没有收入,更加越来越买不起空气,恶性循环。最终,一部分人活活窒息而死,其余人拼死冲出户外尽情呼吸新鲜空气。太多人“违法”导致“终产者”不便依靠机器惩罚所有人,而是将他们都驱逐离开“第一地球”。他们于是到处寻找新的地球落足,并执意要推行那人人享有一样的“最低生活标准”的赡养标准,以防止“第一地球”的前车之鉴重演。

  共同贫穷,真的好吗?

  与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人人都享有能充分满足其需求的财富的“共同富裕”梦想不同,在这篇小说所无限向往的外星人赡养人类的“保留地”里,人人享有的是最低生活标准,可谓“共同贫穷”。

  作者借小说中的人物朱汉杨(富人代表)之口说:“如果人类社会不存在贫富差距,最低的生活水准与最高的相差不大,那保留地就是人类的乐园了。”似乎是想表达,只要人人一样,实现了绝对的平均主义(他所定义的“公平”),一样地穷就是天堂。这哪有马克思的境界高啊?分明是更进一步地倒退到“不患寡而患不均”那里去了。

  然而,错的就是错的,不管用什么体裁写出来。奇怪的是,一些读者一边面对计划经济时代的“大锅饭”使国民经济遭受严重挫折、不得不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的事实;另一方面却对书中这一已被事实所推翻的观点,依然深信不疑。

  保护私有产权会造成贫富悬殊吗?

  认为以保护私有产权为基础的市场经济(所谓的“资本主义”)会造成贫富悬殊,这是对经济学一知半解之徒很容易犯的错误。价格准则(即俗称的市场经济)的成立,需要保护私有产权的法律制度作为游戏规则来支撑,这就是所谓的“市场经济的法治基础”。事实上,在有完善的法律保护私有产权而使价格准则得以确立的社会里,不可能有严重的贫富分化或贫富悬殊。因为在这样的社会里,靠损人获得收入的途径基本被法律所杜绝,人们主要是通过利他——为社会创造财富——来获得收入,因运气(无论是靠买彩票还是靠刚好生于有钱人家里)而获得收入的情况在统计学上属随机因素,对整体的影响既不大,也互相抵消。而又因为一个社会里的人群的智商呈正态分布,则他们为社会创造财富的能力也呈正态分布,其收入水平自然也是呈正态分布,不会是两极分化。

  也就是说,市场经济下会有贫富分化,但这分化是个人能力所决定,并不会极端严重到“贫富悬殊”的地步。凡是贫富分化到严重程度堪称“贫富悬殊”的,其实都是“伪市场经济”的结果,根本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私有产权得到严格保护、人们只能通过市场创造新财富去利他才能获得收入——的结果。保护私有产权的法律可不仅仅是阻止“窃钩者贼”的强抢豪夺,也要阻止“窃国者侯”之辈以权谋私、贪污腐败,因为这已经在实际上推翻了价格准则。

  正如刚刚过去的里约奥运会,一边以吃禁药之名封杀所有俄罗斯运动员,另一边却以治病——往往是治哮喘病——之名允许吃禁药的一众欧美明星运动员参加各大比赛,人数占比之多让人不禁疑惑:难道欧美国家的哮喘病人都从事各类体育运动了?体育运动的竞争准则哪里还是奥运会所标榜的“更快,更高,更强”者胜出?分明是已经被“偷换”成更会玩政治、更能控制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者胜出。

  人们看到很多发展中国家贫富悬殊,而它们实行的是市场经济,于是就认定市场经济造成贫富悬殊,这完全是一知半解。许多发展中国家盛行以权谋私、贪污腐败,哪里有严格地保护私有产权,哪里能算是真正的市场经济?这好比你买了个假LV,没用多久就坏掉,于是你抱怨LV这鼎鼎大名的奢侈品牌是名不符实,这岂非天大的冤枉?

  空气能卖出高价吗?

  《赡养人类》最后讲的那个“第一地球”的故事,只是更进一步地说明大刘对经济学的一知半解。先不管严格保护私有产权会否导致财富逐渐集中到一人身上,即使退一步姑且接受这个假设,也绝不会出现小说里所描述的人们的财富耗尽在购买空气以至于窒息而死的情节。要知道产品价格的高低,主要取决于其稀缺性,而不是垄断与否。像空气那样稀缺性不高的产品,虽然是人类生存必不可少之物,却不可能收取高价——这是早在斯密的时代就已经注意到的现象,他还为此深感困惑而提出“水钻之谜”:水是人类生存必不可少的,钻石却是可有可无的。但水的价格很低,钻石的价格反而很高。这是因为水虽然需求量大,但供给量更大。而钻石的需求量虽少,可供给量相比之下更少。

  空气的价格如果高到人们买不起,以至于死光光(小说的结局是全部赶走,跟死光是同样的效果,那个“第一地球”上再也没有“终产者”之外的其他人),那终产者还能从谁身上赚钱?这对他根本没好处啊!这富翁也太蠢了吧?这样的人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击败所有对手,爬上占有所有财富的“终产者”的位置?这里有明显的自相矛盾。

  说到水,其实我们已经找到明显的事实来推翻这个虚构的“空气也要花钱买”的假定情境中发生的事情。现实世界里的空气没有直接交易(其实间接交易是有的,如空气清新的地方或绿化做得好的小区,房子会卖得更贵,就是把清新空气的价格打进了房价之中捆绑出售),确实是因为没有小说里那样的“执法单元”能以足够低的成本(交易费用)量度空气的使用量。但自从有了自来水,水的使用量的量度就变得很容易(交易费用足够低),于是以前没有收水费这回事(人们自己从河里打水,或自己凿井抽水),现在都用水表精确地量度用水量,精确地收取水费。水对人类生存的不可或缺性比空气只差一些,比粮食还更重要——人可以绝食很久,绝水却很快就会死。但人有因为被水表精确量度着用水量、要为每一单位的水都精确地支付价格而使得财富大量集中到自来水公司,并因自己的财富都耗尽在支付水费上而逐渐买不起水,以致最后大批死亡吗?显然没有嘛!

  穷人的工资与生活必需品的价格

  为什么呢?除了因为上述提到过的空气虽然对人类生存不可或缺,但并不稀缺,因此卖不起高价之外,还因为只要私有产权保护得当,使市场能自由运作,市场绝对不会让最穷的人买不起生活必需品而死去。这一点与经济学中讲解“价格管制理论”时解释为什么没有政府以行政指令管制价格、人为规定最低工资,穷人也绝不会因为生活必需品太贵、工资太低而活不下去时所使用的逻辑是共通的。其实早在古典经济学时期,就已经有经济学家提出“生存工资理论”,指出所有穷人的工资收入合起来形成对生活必需品的购买力,因此穷人的工资与生活必需品的价格是互相决定的。生活必需品就是靠穷人的工资收入买下来的,所以如果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太高、穷人的工资收入太低,以至于穷人买不起生活必需品,这些生活必需品就会无人购买而供过于求——不要说富人会来买,富人当然也需要生活必需品,但他们会买高质高价的,不会来跟穷人争夺低质低价的,穷人和富人之间根本不构成竞争关系。富人吃的是山珍海味,而不是馒头黑面包;富人穿的是香奈尔爱马仕,而不是地摊上摆卖的廉价衣服。

  空气这种有钱也不需要多呼吸的东西,一般情况下更是不可能出现富人跟穷人争夺抢购的现象。生活必需品供过于求当然只能价格下跌,一直跌到穷人对它们的购买力恢复过来。另一方面,如果穷人的工资低到连生活必需品都买不起,穷人在这个地方就待不下去,只能“用脚投票”离开这个地方——在《赡养人类》的假定情境里就是“第一地球”上除“终产者”之外的其他人死掉或被赶走。于是穷人本来所从事的工作会因为缺乏人手而不得不提高工资来吸引劳动力进入,所以市场一定会让最穷者的工资上升到至少能购买足够的生活必需品以存活下去。总之,穷人的工资收入与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之间,就如同水和鱼的关系:鱼吐水,水养鱼;穷人的工资收入买下生活必需品、其购买力支撑起它们的价格,生活必需品养活穷人以确保有人来买它们。

  穷人为什么致穷?

  造成穷人活不下去的,恰恰是干扰市场的恶法(本质是侵犯私有产权),如政府的价格管制表面上压低了商品的价格,但由于侵犯了卖方的产权而导致他们不愿意再供应商品到市场上,于是供不应求导致更严重的稀缺,买方实际负担的成本不降反升,使得他们从原来的负担较重变成甚至完全负担不起。又如最低工资法表面上提高了工人的工资收入,但由于侵犯了企业的产权而导致企业主不愿意再聘用工人,使得工人从原来收取较低工资变成失业、收入大跌至零,反而更加贫穷……所以贫富分化的真正原因并不是什么私有产权、市场经济,而恰恰是市场的运作被政府所干扰,而政府干扰市场运作的本质就是侵犯私有产权。

  专研经济思想史的斯蒂格勒曾感叹,向外行人说自己是经济学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因为如果外行听说你是物理学家,他会说:“物理学?我不懂,您才是专家,请您指教。”然后洗耳恭听物理学家说话。可是如果外行听说你是经济学家,他会说:“经济学?我不懂,但我认为……”然后就开始对经济问题大放厥词。为什么会这样?原因之一(注意:不是原因的全部,只是“之一”)正在于确实每个普通人都能对身边的经济现象有所认识,于是对经济学不是全然地一无所知,然而又往往只是一知半解,却因此而自以为全懂。大刘这篇《赡养人类》小说中展现出来的观念正是如此:他知道有了私有产权就可以进行市场交易,即使是空气也可以买卖;他却不知道市场的运作会照顾所有人的需求,而绝不仅仅是富人,一定也包括穷人,但市场能正常运作恰恰取决于私有产权得到保护。由于一知半解,最终造成严重误解:造成贫富悬殊的罪魁祸首其实是侵犯私有产权的伪市场经济,棍子却居然反而打到了有效保护产权、让市场能自由运作的真市场经济身上。

  传统经济学很冤枉,但最冤枉的是市场

  所以我才说,传统经济学(家)很冤枉,但最冤枉的是市场!明明它根本没错,明明是人类用错误的货币政策扭曲了它的价格信号,又是人类用最低工资法等制度废掉它以价格变动来调节供求平衡的功能,人类(以凯恩斯为首)却还是把导致大萧条的一切罪过推到市场头上……好吧,市场不是一个人,它不会出声反对人类的指责,它不会站起来为自己受到的污蔑诬告而抗辩。但是不要紧,经济规律才是最终的裁决者。人类可以胡乱地诿过于市场,但人类逃不过违背经济规律的惩罚——正如人类不可能违背牛顿定律而不会从天上摔下来跌个头破血流,甚至粉身碎骨一样。大萧条三十年后,经济规律的惩罚翩然而至!1970年代西方国家因长期使用凯恩斯所主张的政府干预政策,而纷纷患上了“滞胀”之病。

  大刘的这些观点,幸好也只是在小说里。“赡养人类”的“保留地”会是乐园?我说:以为能通向天堂,其实最终通向地狱的道路是一知半解,却无知者无畏铺成的!

 
 
  清远新闻
 
 
 
  每日新闻头条
【国内】
【国际】
【民生】
【社会】
【财经】
【房产】
【家居】
【汽车】
【旅游】
【娱乐】
【时尚】
【健康】
【体育】
【教育】
【数码】
 
  视频推荐
 
 
移动支付,让生活更美好   最萌禁烟 重庆动物举起禁烟牌
 
 
 
戳中萌点!全国最小的山 高度不足1米   男子带2斤白酒进火车站被拒 当场喝光瘫...
 
 
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本网站由清远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